网络游戏攻略联盟

故宫藏 古籍(一)

博古鉴赏沙龙 2020-04-17 02:57:59

点击上面蓝色文字关注,更多精彩资讯等着您


 



古籍(一)

 

故宫博物院成立之初,设置古物、图书两馆,图书馆下设图书、文献二部,文献部于1929年独立为文献馆,由此三馆鼎足而立。
  故宫博物院藏书以流传有绪的清代宫中旧藏为主要特色。其渊源可上溯至宋元,风格特色鲜明。虽因历史原因在大陆、台湾等地多有流散,但仍荟萃了珍稀精品。其中,尽善尽美的武英殿刻本、明清内府精抄本,品种繁多的历代佳刻、地方史志及满、蒙、藏等民族文字古籍等,均为善本旧籍之属;而异彩纷呈的帝后服饰图样、皇家建筑图样、旧藏照片、昇平署戏本和陈设档案,以及佛释经籍、皇帝御笔和名臣写经等,统为特藏之属。
  各种精缮佳刊将通过各个栏目展示给读者。栏目的设置标准有所不同:或按文献类型,或按版本特点,或按书籍内容,皆为突出馆藏特色,以方便检索。

 

 

武英殿刻本1

 

 清代宫中刻书初承明内府经厂之余绪。康熙十九年(1680年)始,在西华门内武英殿设立刻书机构,直至清末。在长达200余年的历史中,武英殿先后刊行书籍数百种,此即“武英殿刻本”(简称“殿本”)之由来。
  殿本以“钦定”、“御纂”等敕修方式产生,内容涉及经、史、子、集各类,凝聚着有清一代内廷众臣的集体智慧。其中,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编刊书籍数量最多,质量亦佳。嘉庆以后各朝,随着国势日趋衰落,刻书品种逐渐减少。
  故宫博物院因地利之便,殿本的收藏相对完整,且多为初印原装本。从中可以了解清廷文治活动的得失兴衰,亦可领略其校勘精审、纸墨精良、刻印精致、装潢精雅等独特的版本风貌。

 

1. 《钦定明史》(清乾隆四年武英殿刻本)

 

《钦定明史》,清万斯同等撰,清乾隆四年(1739年)武英殿刻本。开本31.0×20.0cm,版框21.9cm×14.5cm。
  版心题书名、卷数、篇名、页数。磁青绸书衣。黑色双边书签,正中题书名卷数等。正文卷端题“明史卷一   本纪第一   总裁官总理事务  经筵讲官少保兼太子太保保和殿大学士兼管吏部户部尚书事加六级张廷玉等奉敕修”。
  《钦定明史》简称《明史》。入清以后,依据为前朝修史的惯例修《明史》,经顺治、康熙、雍正、乾隆朝,始末历经130余年,是中国历史上编撰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一部官修史籍。主要在康熙朝完成,先后以徐元文、叶方蔼、张玉书、张廷敬、徐乾学、张英、王鸿绪等为总裁,纂修者50余人,含万斯同、朱彝尊、毛奇龄、汪懋麟、尤侗等名流学者。至乾隆四年(1739),由张廷玉领衔,才最终完成。全书本纪24卷,志75卷,表13卷,列传220卷,目录4卷,共336卷。
  在中国史籍中,本纪是正史的一部分,历代帝王传记,因其备见一代史事概要,为全书纲领。司马迁撰《史记》即用“本纪”记述帝王,按年月排比大事,成为纪传体史书内容之一。后来正史也都沿用这个名称。《明史》“本纪”按年月日记载明朝太祖朱元璋、、经济、文化方面的大事。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五月十三日谕旨认为:“本纪”为全史纲领,关系帝王政刑征伐,国家隆替。但《明史》“本纪”纪事每多讳饰,偏徇不公。如正统十四年(1449年)巡抚福建御史汪澄弃市,并杀前御史柴文显,未书其获罪之由。土木之败,纪中于王振事不及一语。而《明史》的秉笔诸臣于事迹要领未能胪纪精详。敕命英廉等将《明史》“本纪”原本逐一考复添修,其中还对于蒙古人地名音译给予统一考订。

 



2. 《御制避暑山庄诗》

 

《御制避暑山庄诗》,2卷,清圣祖玄烨御纂,揆叙等注,戴天瑞作设色指画于素绢上,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内府刻朱墨套印本。半页6行,行数不等,小字12行,行20字。无行格,框纵19.9 cm,横13.4 cm。卷首有康熙五十年御制《避暑山庄记》,卷末有康熙五十一年揆叙等跋。
  康熙皇帝一生勤勉好学,博学多才,能诗善文。是书为玄烨从避暑山庄中选出36景,每景作诗一首,并命揆叙等儒臣为其诗逐句注释。注释之引文出处用红线标出,朱色句读,清晰醒目。此外,每诗附一图,为戴天瑞彩色指画。指画设色厚重,线条刚劲。诗情画意,相得益彰。
  全书分上、下两卷。上卷有烟波致爽、芝径云堤、无暑清凉、延薰山馆、水芳岩秀、万壑松风、松鹤清越、云山胜地、四面云山、北枕双峰、西岭晨霞、锤峰落照、南山积雪、梨花伴月、曲水荷香、风泉清听16景;下卷有濠濮间想、天宇咸畅、暖溜暄波、泉源石壁、青枫绿屿、莺啭乔木、香远益清、金莲映日、远近泉声、云帆月舫、芳渚临流、云容水态、澄泉绕石、澄波叠翠、石砚观鱼、镜水云岑、双湖夹镜、长虹饮练、甫田丛樾、水流云在20景,共36景。36景诗,有五言古诗、五言绝句、五言律诗、五言排律、七言古诗、七言绝句。康熙皇帝为避暑山庄各处景象题取景名时,对古诗词广征博引。如长虹饮练和双湖夹镜,取意李白的《秋登宣城谢眺北楼》:“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水流云在,取意杜甫的名篇《江亭》:“水流心不竟,云在意俱迟”;风泉清听,取意孟浩然名句:“松月生夜凉,风泉满清听”;香远益清,出自周敦颐《爱莲说》:“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也。”这些充满诗意的题名,恰切地点出了景点的特色,景点名称亦即诗之题名,诗题之下,均附有介绍本景点的小记。

 

 



3. 《万寿盛典初集》

 

《万寿盛典初集》,一百二十卷,清王原祁等纂,清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武英殿刻本。白口,单鱼尾,四周双边。版框23.4cm×17cm。
  卷前有康熙五十六年马齐等进书表,康熙五十三年(1714年)正月至五十四年(1715年)四月王原祁等修书、刻书奏折13篇,王琰等39位纂修官职名,王原祁纂修恭纪,赵之垣校刊恭纪以及凡例、目录等。 
  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三月十八日为圣祖玄烨六旬正诞,天下臣民赴京庆祝者以亿万计。时逢圣祖巡幸过霸州水围,臣民自畅春园至神武门辇道所经数十里内结彩张灯,杂陈百戏,迎驾登殿受朝贺。因天子万年庆祝场面的隆重古所未有,大臣奏请将其绘为长图进呈御览。
  《万寿盛典图》初由宋骏业绘成,但宋氏所勾之图只有城外一半,自西直门至景山一路并未勾出,粗定稿本中亦有长短疏密参差之处,遂由王原祁率同冷枚等就未完之稿细加斟酌,将城中各处勾画完全。自古有图必有史,二者相为表里,所以大臣又恭请纂修《万寿盛典》,以昭示遐迩、垂之永久。次年正月开始编纂,随编,随进呈,随刊刻,历时2年。书中所记系根据各衙门档案章奏等史料仿纪事本末体式。“凡宸章之璀璨,圣德之高深,恩赉之广大,典礼之详明,歌颂之洋溢”,皆一一胪列其中。在记述庆典活动的同时,对圣祖的仁德备加颂扬。
  《万寿盛典图》由著名刻工朱圭刻成版画,总长度近50米,为版画中罕见的巨构,置于“庆祝”部分之首,即第41、42两卷。编纂者犹恐未尽其曲折,特将长图裁为短幅,次第排列,共计146页,为双面连式,定为上、下二卷。上卷自畅春园至西直门,臣民建棚庆祝者共19所;下卷自西直门至神武门,经棚黄幕共31所,合计50余处。画面宏伟,构图严谨,人物密致,景物繁复,详尽描绘了遐迩臣庶迎銮呼祝的盛大场面,写尽“大清”统治之下升平康乐的情景。
  近观图中的场景及人物表情、身姿、衣饰,所有细部的绘刻均精丽、细腻、到位。辇路经行之处:“莫不衢歌巷舞,击壤呼嵩。时京师九门内外张彩燃灯,建立锦坊彩亭,层楼宝榭,云霞魂丽,金碧焜煌,万状千名,莫能殚述。百官黎庶、各省耆民,捧觞候驾,填街溢巷。琳宇珠容,钟鼓迭喧,火树银花,笙歌瓦起,祝嘏之盛,旷古未有……。”闾阎殷阜之象,童叟欢跃之忱,万姓擎花献果之诚,遮辇迎銮之盛,“恍若目接而身临之”。,歌功颂德,但对考察清代庆典活动和市民风情则是难得的图像资料。
  《四库全书总目》著录。 

 



4. 《御制数理精蕴》

 

《御制数理精蕴》,45卷,允祉等编撰,清康熙年内府铜活字本。半页9行,行20字,上图下文,行15字,小字双行,行20字。四周双边,白口,单鱼尾,鱼尾上记书名,下标卷数、页次和卷名。版框21×14.5cm。无序跋。
  是书系清康熙皇帝晚年时接受泰州进士陈厚耀“请定步算诸书以惠天下”之议,于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下诏开蒙养斋,并赐梅文鼎之孙梅瑴成举人头衔,充蒙养斋汇编官,会同允祉、允禄等开始编撰,至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告成,历时10年之久。
  《御制数理精蕴》一般称《数理精蕴》,是一部介绍包括西方数学知识在内的数学百科全书。全书分上下两编及附录。
  上编5卷专讲数理,立纲明体,是全书的基本理论部分。卷一包括《数理本源》、《河图》、《洛书》、《周髀经解》等;卷二至卷四为《几何原本》,是根据张诚、白晋的法文译本修订的,共12章,分别讲述了三角形、四边形、圆及内接外切多边形、立体几何、比例、相似形、勾股定理、圆锥体及球与椭圆体的表面积和体积、几何作图法等内容;卷五为《算法原本》,讨论了自然数的性质以及公约数、公倍数、比例、级数等的基本性质,是小学算术的理论基础。
  下编40卷,分首部、线部、面部、体部、末部等5部分。分条致用,分别进行详尽的论述。首部卷一至卷二为实用算术;线部卷三至卷十讲述正比例、反比例、配分比例、合分比例、盈不足术等算法;面部卷十一至卷二十二讲述勾股定理、三角形、割圆术、三角形的边角关系、测量术、直线形、曲线形、圆与正多边形互容等几何计算问题;体部卷二十三至卷三十讲述立方、直线体、曲线体、等面体、球与正多面体互容以及堆垛术等问题;末部卷三十一至卷四十讲述西方传入的代数学知识,包括借根方比例、对数计算、比例规以及难题等,并在我国首次介绍了关于计算尺的知识。
  附表4种8卷,包括素因数表、对数表、三角函数表、三角函数对数表等。
  《御制数理精蕴》还有很多版本:四库本、袖珍抄本、同治本、光绪本、宣统本等。《御制数理精蕴》于雍正时作为《律历渊源》的一部分再度出版。 

 



5. 《佩文斋书画谱》

 

《佩文斋书画谱》,100卷,清王原祁等编纂,清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内府刻本。版框16.8cm×11.7cm。半页11行,行22字,白口,单鱼尾,左右双栏。书前有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二月御制序,其后为凡例和总目,正文前列有所纂辑之书籍的目录和书画谱总目,并开列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四十六年(1707年)奉旨纂辑此书的官员职名。64册8函。
  本书是中国书画的大型类书。编辑工作始于康熙四十四年。从清内府所藏和四处搜罗而得的1844种文献古籍中收集资料,历时3年编成。
  本书顺序依次为论书、论画、历代帝王书、历代帝王画、书家传、画家传、历代无名氏书、历代无名氏画、御制书画跋、历代帝王书跋、历代帝王画跋、历代名人书跋、历代名人画跋、书辨证、画辨证、历代鉴藏书类、历代鉴藏画类。此书内容始自五帝而迄止于元明。先列历代帝王,其余则以时代相次。有些书迹画幅偶传有作者姓名字号但无书可凭据者则不载入。所征资料皆注明出处。全书体例精密,引据详实,颇便稽考。但该书也有稍嫌不足之处,如对历代书画书籍没有另立“著录”一门,以便说明存佚。且编中对于伪书一并收录,不作鉴定。本书卷帙浩繁,材料丰富,对后世之学有重要的参考价值,是中国书画研究者不可或缺的重要参考书籍。
  除此本外,还有1919年线装影印“扫叶山房本”、《四库全书》本、《 藻堂四库全书荟要》本。

 



6. 《蒙古源流》

 

《蒙古源流》,原书不分卷,清蒙古族萨囊彻辰撰,清康熙元年(1662年)武英殿本。版框18.6cm×13.3cm。半页8行,行7-12字,白口,红色单鱼尾,四周双栏。8册1函。
  此书蒙文名为enedheg tubed mongqol had un caqan teguke neretu tuquji (额讷特珂克土伯特蒙古汗等源流),其意是“印度、西藏、蒙古诸汗源流”。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译为满文,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译为汉文,汉译本原称《钦定蒙古源流》,编为8卷。
  全书以编年体上溯蒙古部落的崛起及成吉思汗王统的起源,并与印度、西藏诸王世系联系到一起,下述元至清初蒙古的历史文化及佛教传播,历述元明两代蒙古各汗的事迹,其中有关明代北元朝蒙古部封建主纷争的内容占全书之半。、经济、宗教、领地划分、各部战争和诸汗世次、名号、生卒年及人地诸名、职官等的叙述在所有蒙古文史籍中最为详细。此书还收录了很多蒙古民间传说、诗歌及藏、梵、汉、满等族的语言资料。作者自称此书系根据《古昔蒙古汗等源流大黄册》等7种蒙、藏文字资料写成。《蒙古源流》是17世纪蒙古编年史中最珍贵的一部历史文献,与《元秘史》、《蒙古黄金史》合称为蒙古民族的三大历史著作,也是蒙古族重要的宗教史文献。
  故宫博物院另藏有蒙古文钞本、满蒙汉合璧钞本等。 

 



7. 《全唐诗》

 

《全唐诗》900卷,清曹寅、彭定求等奉敕编纂。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扬州诗局刻本。半页11行,行21字,白口,双鱼尾,左右双栏。版框16.6cm×11.5cm。
  《全唐诗》又称《钦定全唐诗》,是一部范围较广的唐诗总集。全书以明胡震亨《唐音统签》及清季振宜《唐诗》为底本,又旁采碑、碣、稗史、杂书之所载拾遗补缺而成,共收录唐、五代350年间诗歌48900余首,收入作家2246人。其内容包括帝王、后妃、宗室诸王、公主宫嫔的作品,乐府诗(不包括新乐府),历朝诗,无姓氏可考者之诗,之后为联句、逸句、名媛,僧、道、仙、神、鬼、怪、梦、谐谑、判、歌、语、谣、古辞、词等。全书以人系诗,按时代先后排列,对可考稽的作者多附小传。
  编纂《全唐诗》以朝廷之力旁搜博采,复据内府所藏珍本、善本扩充订正,对字句之异同、篇章之互见多有校注。但是,这样一部巨著,在不足两年内编成,难免会出现各种问题,最突出的是漏收了相当数量的唐诗,其次是误收了不少六朝和宋、元时期的诗歌,而唐代范围内又多有张冠李戴的现象,此外,亦有作家、作品重出,诗题误标,小传、小注错误,编次不当等问题。但其仍不失为一部比较完备的、能以全面反映唐诗面貌的巨著,对于研究唐代文化、文学、历史、、经济都具有极重要的参考价值。
  此书最早的版本是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扬州诗局刻本,120册。后有光绪十三年(1887年)上海同文书局石印本(四函),合成32卷。1960年中华书局出排印本。1979年中华书局将1960年版改为平装本25册。1983年该局又据平装本出版了《全唐诗作者索引》。 

 



8. 《古文渊鉴》

 

《古文渊鉴》,六十四卷,清圣祖玄烨选,清徐乾学等编注,清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武英殿刻五色套印本。版框19cm×13.5cm。半页9行,行20字,小字双行,字数同,无行格,上下小黑口,双顺黑鱼尾,四周单边。卷端题“古文渊鉴御选”6字,题下署“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教习庶吉士臣徐乾学等奉旨编注”。卷前有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御制古文渊鉴序》,序末钤有康熙“稽右古文之章”及“体元主人”宝玺各一。每卷前皆有本卷目录。
  此书亦名《渊鉴古文选》,是集历代散文为一书的文学总集。康熙皇帝认为,将中国古文选编为总集的除梁萧统的《文选》外,尚有唐姚铉的《文粹》、宋吕祖谦的《文鉴》等,它们所选取的都是某一朝、某一代的文章,然而古今文章却是源远流长,盛衰错综,怎可局限于一朝一代?故于康熙二十四年亲自选录上起春秋、下迄宋末的文章,包括左传、国语、国策等书及诒、表、书、议、奏、疏、论、序诸体文,择其辞义精纯可以鼓吹六经者汇为正集;间有瑰丽之篇,列为别集;旁采诸子录其要论,以为外集,共合1,324篇。康熙逐篇品评,命徐乾学等人编注。该书参照宋真徳秀的《文章正宗》、李善注的《文选》、楼昉的《古文标注》等书例,严格筛选,考证详明,详略得宜,并载前人名家评语、康熙御批和徐乾学等11人所作注释,交武英殿以五色套印颁行。凡正文以墨色示之,前人诸家评语列诸书的天头,分别以黄、绿、蓝三色示之,康熙御批并本朝诸臣注释亦列诸书眉,用朱色标示。另正文有朱色断句。康熙四十九年刊刻完竣。其雕镌、套色、刷印皆极精工,朱、墨、黄、蓝、绿五色鲜明艳丽,令人爱不释手,显示出清初内府多色套印技术的高度水平。
  康熙皇帝对《古文渊鉴》一书备加喜爱,“常备案头,以备温习”,并要求内外官员认真学习。故仅在康熙时期,除此种本外,宫中还有4种版本:一为康熙年内府五色精写本;二为康熙年四色套印本;三为康熙年二色套印本;四为康熙年内府刻满文本。清乾隆年间还刻有古香斋袖珍本。
  《中国古籍善本书目》集部著录。 

 



9. 《御批通鉴纲目全书》

 

《御批通鉴纲目全书》,一一九卷,清宋荦等编,清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扬州诗局刻本。版框18.6cm×13.4cm。半页11行,行22字,小字双行同,上白口,下黑口,四周双边,双鱼尾。《前编》卷前有康熙四十六(1707年)年御制资治通鉴纲目全书序;《正编》卷前有朱子序例、总目录、凡例、后语、尹起莘发明序、贺善书法序等,应为一卷,称卷首;《续编》卷前有御制原序,卷末有康熙四十六年御制通鉴纲目全书后叙。每卷末刻卷次及“吏部尚书加二级臣宋荦谨奉敕校刊”,凡三行。
  宋孝宗乾道八年(1172年),大理学家朱熹据司马光的《资治通鉴》撰成《资治通鉴纲目》一书,凡五十九卷。全书以编年体的形式记叙上起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前403年)、下至五代后周世宗显德六年(959年)共1362年的历史大事。每事以大字记其梗概,称“纲要”,以小字详述之,称“细目”,故称为“纲目”。这一体例的史书称纲目体。立纲仿效《春秋》,力求平谨;叙事仿效《左传》,叙事详明。其每论一事,均以“凡”发之,模仿《左传》所列的“五千发凡”。
  纲目体史书问世以后很有影响,继作者众。宋、元间,,《举要》三卷,上起唐尧,下接《资治通鉴》。后人以《举要》为纲,改成纲目体形式,与《资治通鉴》形成一体。明成化间,大臣商辂等奉敕撰《续资治通鉴纲目》二十七卷,上起北宋建国,下至元顺帝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
  朱熹、、商辂所撰的三部纲目体史书包含了元以前的正史,故明末刻书多以三家合刻,而以陈仁锡评阅本最为流行。清圣祖玄烨经常翻阅此三书,命儒臣宋荦等重新汇编,校刻出版,命名为《御批通鉴纲目全书》,于康熙四十六年至四十九年(1707— 1710年)完成。 

 



10. 《钦定日讲四书解义》

 

钦定日讲四书解义》,二十六卷,清喇沙里、陈廷敬等撰,清康熙十六年(1677年)武英殿刻本。版框19cm×14.5cm。半页9行,行18字,黑口,四周双边,双鱼尾。卷前有康熙十六年十二月御制序、同月喇沙里等人刊毕进呈疏及喇沙里、陈廷敬等57位编撰官职名。
  康熙十六年三月,清圣祖玄烨命儒臣喇沙里、陈廷敬等编撰刊刻《日讲四书解义》,并亲自写序。十二月书成。康熙帝认为《论语》、《大学》、《中庸》、《孟子》体现了孔子、曾子、子思、孟子的思想,“四子之书得五经之精意而为言者也”,所以尤为推崇,在日讲诸书中首先刊刻《四书》。
  康熙十六年十二月,他在御制《日讲四书解义序》中明确宣布清廷要将治统与道统合一,以儒家学说为治国之具。康熙帝的这一态度为清朝内部持续了数十年的文化纷争(也是治国方略的纷争)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此后,、合法的主导地位。,,从而具有了更加丰厚的文化底蕴。,,为清朝社会进入协调、稳定的发展阶段打下了坚实的思想基础和制度基础。
  此书根据日讲精解和经筵讲义整理而成。卷一为《大学》,卷二、卷三为《中庸》,卷四至卷十二为《论语》,卷十三至卷二十六为《孟子》。逐段训讲,不分大小字,经文顶格,训解文字另起行低一字。《四库全书总目》对此书评价甚高,云:“所推演者皆作圣之基,为制之本,词近而旨远,语约而道宏,圣德神功所为契洙泗之傅,而继唐虞之轨者,盖胥肇于此矣。” 

 



11. 《御制耕织图》

 

《御制耕织图》又名《佩文斋耕织图》,不分卷,清圣祖玄烨题诗,焦秉贞绘图,朱圭、梅玉凤镌刻,清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内府刊本。耕图、织图各23幅,共计46幅图。每页34.7cm×27.7cm。图框24.4cm×24.4cm。四周单边。册页装。
  《耕织图》以江南农村生产为题材,系统地描绘了粮食生产从浸种到入仓,蚕桑生产从浴蚕到剪帛的具体操作过程,每图配有康熙皇帝御题七言诗一首,以表述其对农夫织女寒苦生活的感念。
  《耕织图》是中国农桑生产最早的成套图像资料,它的绘写渊源可上溯至南宋,绘者为楼璹。楼璹在宋高宗时期任於潜(今浙江省临安市)县令时,深感农夫、蚕妇之辛苦,即作耕、织二图诗来描绘农桑生产的各个环节。《耕织图》成为后人研究宋代农业生产技术最珍贵的形象资料。南宋嘉定三年(1210年),楼璹之孙楼洪、楼深等以石刻之传于后世,南宋理熙元年(1237年)有汪纲木刻复制本。宋以后关于本书的记载已不多见,较著名的有南宋刘松年编绘的《耕织图》,元代程棨的《耕织图》45幅。明代初年编辑的《永乐大典》曾收《耕织图》,已失传。明天顺六年(1462年)有仿刻宋刻之摹本,虽失传,但日本延宝四年(1676年)京都狩野永纳曾据此版翻刻,今均以狩野永纳本《耕织图》作楼璹本《耕织图》之代表。
  清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康熙帝南巡时,江南士子进献藏书甚丰,其中有“宋公重加考订,诸梓以传”的《耕织图》。康熙帝即命焦秉贞据原意另绘耕图、织图各23幅,并附有皇帝本人的七言绝句及序文。绘画内容略有变动,耕图增加“初秧”、“祭神”二图,织图删去“下蚕”、“喂蚕”、“一眠”三图,增加“染色”、“成衣”二图,图序亦有变换。宋、清《耕织图》的布景与人物活动大同小异,但焦图画中的风俗易为清代,所绘更为工细纤丽,在技法上还参用了西洋焦点透视法。
  《耕织图》初印于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后又出现了很多不同版本,木刻本、绘本、石刻本、墨本、石印本均行于世。如康熙年间的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张鹏翮刻本,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内府刻本,雍亲王胤禛绢底彩绘本,康熙五十三年(1714年)歙县汪希古恭摹刻48块墨板,宫廷绘白描本等,乾隆年间的康熙、雍正、乾隆三帝题诗刊本,清内府刻《授时通考》本,袖珍彩绘本,乾隆四年(1739年)清内府图为木刻、诗为石刻的经折装本,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北京刻朱墨套印本,杨大章彩绘本,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高宗命画院据元代程棨本临摹之《耕织图》,石刻嵌在皇家清漪园延赏斋左右廊壁的拓本,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徽州守臣摹刻的墨版。此外,还有嘉庆十三年(1808年)《耕织图诗》补刊本,同治十一年(1872年)刊本,光绪五年(1879年)上海点石斋《御制耕织图》石印本,光绪十一年(1885年)上海文瑞楼本,光绪十二年(1886年)上海点石斋石印本。民国时期也有多种版本,较著名的为武进陶兰泉刊本;日本、朝鲜、琉球等国亦有《耕织图》的摹本、翻刻本。
  《耕织图》不但版本众多,版式等也不尽相同,如上文下图本,左图右文本,版框带有龙纹的装饰本,袖珍刻本,木刻填色本,书中序文、诗文前后玺印朱色钤印本,前后玺印为刊版墨印本等。 

 

 



12. 《太上洞玄灵宝高上玉皇本行集经》

 

《太上洞玄灵宝高上玉皇本行集经》,不著撰者,清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刊本。版框28.2cm×14.3cm,半开5行,行13字,上下双边,经折装。仿宋小团龙卍字纹织金锦封面,金腊笺手书签,白绵纸。签题:“高上玉皇本行集经”。无序跋题字。卷前有扉页画,为素描墨印玉皇大帝及诸神朝天图,龙纹牌记内刻颂词四言14句,卷末镌韦驮像。卷末署:“顺治十四年四月内奉旨,太监张裴然恭书刊刻,今板已失落。康熙五十一年,岁在壬辰春三月十八日起,至四月十八日御笔补书已完,命内官刻板以垂永久。”
  《行集经》为道家经典,内容叙述元始天尊在玉皇宫殿内对诸神祗宣说灵宝清净真一,不二法门,阐述善恶凶吉,罪福因缘。《行集经》在清代顺治、康熙、乾隆年间均有刊刻。
  此本为康熙帝手书上版刊本,写绘精细工整,装潢精美,堪称内府精刊。尤其所绘图像庄严肃穆,画面阔大,为清内府所刻道家版画之翘楚。 

 

 



13. 《御制避暑山庄三十六景诗》

 

《御制避暑山庄三十六景诗》,二卷,清圣祖玄烨撰诗,揆叙等注,画家沈喻根据诗意绘图,清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内府朱墨套印本。版框19.6cm×13.4cm。背白,半页6行,每行字数不等,小字12行,每行20字,白口,单鱼尾。 
  《御制避暑山庄三十六景诗》又称《避暑山庄诗》,是描绘清代皇家园囿避暑山庄之建筑风貌和景致的诗文图画集。图绘避暑山庄三十六景,景观皆为承德行宫仿江南名园胜迹所成,始于“烟波致爽”,终于“水流云在”。36幅图的诗题之下皆有小记,诗句有注释,注释之引文出处用朱线标出,并有朱色句读。是书所绘景物灿彰,界画严整,镌刻亦精致,但构图布景略嫌板滞,缺少灵动之气。
  《御制避暑山庄三十六景诗》另有康熙五十一年满文刻本、康熙五十一年戴天瑞指画绘本、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铜版刻本及乾隆年间刻本等。其中乾隆年间刻本虽然内容与前诸版本相同,但细较其笔力略有差异,经考证此版之版画不是用康熙年刻板刷印,乃根据原版翻刻版刷印而成,另书中增加了高宗弘历的和诗。 

 

 



14. 《渊鉴斋御纂朱子全书》

 

渊鉴斋御纂朱子全书》,六十六卷,(清)李光地等纂修, 清康熙五十三年(1714年)内府刻本。半页9行,每行20字,抬头行21字。四周单边,白口,双鱼尾。开本27cm×17cm,版框19cm×14cm。共25册。
  卷前有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御制序》,序后钤“体元主人”、“稽古右文之章”朱文两玺,康熙五十三年李光地等《进书表》及职名、凡例、目录。
  因宋朱熹《晦庵集》由多人编辑,难免有失真之处,且朱熹早年与晚岁学术观点有所变化,而后代儒家往往坚持朱子的部分言论,没有从整体上把握朱子的本旨。鉴于此,康熙帝在康熙五十二年敕命李光地等儒臣将朱熹文集、语录进行整理删节,汰其榛芜,存其精华,以类排比编成此书,并命以“御纂”名义颁行全国。
  是书分为学类、论学、孟子、中庸、易、书、诗、春秋、礼、乐、性理、理气、鬼神、道统、诸子、治道、论文、赋词、历代十九门。内容涉及自然科学、、哲学及史学。在哲学方面,朱子认为精神的“理”是世界万物之主宰和本源,而物质性的“气”则从属于“理”,受其支配和制约,“理”与“气”二者是不可分割的。全书具体反映了朱熹“有理有气,以理为本,理在气先”的哲学思想,为研究朱熹的思想提供了重要的参考资料。
  此书另有清康熙五十三年武英殿刻黑口本,清乾隆十一年(1746年)武英殿刻古香斋袖珍本,清咸丰元年(1851年)墨格精抄进呈袖珍本。 
  《四库全书总目》、《钦定四库全书荟要目录》等著录。 

 

 


15. 《日讲书经解义》

 

日讲书经解义》,十三卷,(清)库勒纳等撰,清康熙十九年(1680年)内府刻本。半页9行,每行18字。黑口,四周双边,双鱼尾。版框18.5cm×14.5cm。卷前有康熙十九年《御制序》,库勒纳等《进呈疏》及库勒纳、叶方蔼等58位编撰者官衔名。
  康熙十七年(1678年)玄烨命库勒纳、叶方蔼等儒臣编撰此书作为日讲的教材并颁布天下。《日讲书经解义》对《尚书》逐篇逐节地训讲,其体例是:顶格列出经文,释文则低一格,儒臣取自汉宋以来诸家学说荟萃折衷,进行逐节训讲。《日讲书经解义》与一般的儒生注重训诂、音义的注释方法迥别,侧重于引申治国安邦、驭服人心的道理,正如《四库全书总目》所论:“大旨在敷陈政典,以昭宰驭之纲;开发心源,以端慎修之根本;而名物训诂,不复琐琐求详。盖圣人御宇,将上规尧舜,下挹成康,所学本与儒生异。” 
  《四库全书总目》、《钦定四库荟要》、《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等均有著录。

 



16. 《日讲易经解义》

 

日讲易经解义》,十八卷,《筮仪》一卷,《朱子图说》一卷,(清)牛钮等撰,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内府刻本。半页9行,每行18字。大黑口,四周双边,双鱼尾。版框19cm×14.5cm。卷前有康熙二十二年《御制序》、康熙二十二年四月牛钮等《刊竣进表》及诸臣衔名(包括牛钮、孙在丰等78人)。
  康熙六年(1667年),圣祖玄烨亲政后继续遵循“崇儒重道”的政策。他十分重视经筵,认为设立经筵表明帝王留心学问,勤求治理。十年(1653年)二月,经筵正式举行,四月又开始日讲,令儒臣日日为其进讲经史文学,从未间断。经筵、日讲促使康熙帝系统地学习儒学,而且他还把所学用于经世,后来清廷平定三藩之乱、。康熙帝不仅自己潜心学习,并令儒臣将讲官进讲《四书五经》的释文纂辑刊刻成书,供全国生员学习,《日讲易经解义》便是其中之一。
  《日讲易经解义》卷一至卷十四为上下经,卷十五至卷十七为《系辞》,卷十八为《说卦传》、《序卦传》、《爻卦传》。是书概括了历史上诸儒对《周易》的解释,综合了卦、爻的变化理论,探讨了易理宗旨及其与社会现象的联系。该书是日常讲课的材料,语言比较浅近。《四库全书总目》、《钦定四库全书荟要目录》、《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等均有著录。
  除此本外,另有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内府刻满文本。 

 



17. 《御纂性理精义》

 

 《御纂性理精义》,十二卷,清李光地等纂修,清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武英殿刻本 。版框22.5cm×16.2cm。
  清康熙五十四年李光地等奉旨取明胡广等编纂之《性理大全书》,删繁就简,存其纲要,诠解详注,并以御纂的名义颁行全国。是书集前人研读之精华,共分为太极图说、西铭、皇极经世、家礼等,为后人研读提供了便利。 

 

 


18. 《钦定篆文六经四书》

 

钦定篆文六经四书》,六十三卷,清李光地等辑,清康熙年内府刻本。版框22.5cm×15cm。
  明代嘉靖时,陈凤梧曾刻印了《篆文六经》。清康熙末年,圣祖玄烨命李光地、王掞、张廷玉、蒋廷锡等儒臣用篆文刻印出版儒家经典,字体是小篆。除《六经》(《周易》、《尚书》、《毛诗》、《周礼》、《仪礼》、《春秋》)外,又增加了《四书》(《大学》、《中庸》、《论语》、《孟子》)。

 



19. 《康熙字典》

 

《康熙字典》,四十二卷,清张玉书等编,清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武英殿刻本。版框19.5cm×14.1cm。
  康熙皇帝认为,清初通行的明梅膺祚的《字汇》过于疏舛,张自烈的《正字通》过于芜杂,遂命大学士张玉书等人在此二书的基础上编纂一部大型字书。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全书修成。因系康熙帝钦定编纂,故称《康熙字典》。它是我国第一部以《字典》命名的工具书,也是集历代字书之大成的古代官修字典。 

 

 



20. 《大清会典》

 

《大清会典》,一百六十二卷,清伊桑阿等纂,清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内府刻本。版框24.3cm×17.4cm。
  《大清会典》(康熙朝)亦称《康熙会典》,是清入关后正式颁行的第一部会典。全书以职官为纲,分别记其职司、设置、品级、规章、掌故等,是了解清代行政组织、、典章制度的重要资料。因社会在不断变化,旧的规章不能适应变化的形势,以后清代各朝多有续修。 

 



21. 《分类字锦》

 

《分类字锦》,六十四卷,清何焯、陈鹏年等奉敕纂辑,清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内府刻本。版框18.8cm×12.5cm。
  是书采集古籍中的“丽词雅语”,内容分天文、节令、地理、山水、帝后等40门,门下又析为618类,每类词语又分为“成对”及“备用”二属。各属词语按字数顺序排列。各条词语均详引原书于条下,首列出典,次列例句,连篇累牍,集成巨帙,体例详明。便于读者作诗填词、联句、著文时选用。 

 

 


22. 《御制清文鉴》

 

《御制清文鉴》,二十卷,清圣祖玄烨敕撰,清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武英殿刻本,十册。版框21.9cm×15.7cm。
  是书为清帝敕修的第一部满文辞典。康熙年间随着翻译需要出现的新造满文词语还没有普及、规范,当时也没有权威性的满文辞书,因而大多数满族人读不懂那些满文译著。为使本朝拥有权威性的满文辞书,康熙帝特谕翰林院学士傅达礼等主持编纂此书。两年后傅达礼去世,康熙帝便另派马齐、玛尔汉等主持其事。傅达礼、马齐等“博咨于故老,参考于旧编”,康熙帝亲自审订,经过三十五年由武英殿刊行。
  此书以明代眉膺祚编《字汇》为基础订立条目,首列满文词语,下列满文注解,再下附古书例句。该书提炼《太平御览》部、类,确定分类体系,共36部,下分280类,约收12110条词语,书后附按满文字母顺序编排的满文词语“总纲”四卷。 

 

 



23. 《清文合蒙古鉴》

 

《清文合蒙古鉴》,二十九卷,又称《御制清文鉴》、《御制满蒙文鉴》等,清圣祖玄烨敕译,清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武英殿刻本,二十九册。版框22cm×16.2cm。
  是书为清代第一部满蒙合璧官修辞典。康熙帝为整理、规范蒙文词语,敕令以蒙文翻译《御制清文鉴》而编纂该书。蒙古族在清朝统一全国的军事活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蒙文对满文创制、发展起过很大作用,此外,清政府为巩固“满蒙联盟”政策,一贯重视蒙古语言文化的发展,但入关的八旗蒙古族已不大重视学习蒙语、蒙文,为此康熙敕令拉锡等以蒙文翻译《御制清文鉴》,历时7年成书。该书所收类目、词语、体例等均与《御制清文鉴》一致,只是删掉了注解下引证的古书例句。书后附按满文字母顺序编排的满蒙合璧的满文词语“总纲”八卷。
  此书的问世开创了编纂蒙文辞典的先河,后编的蒙文分类辞典都沿用了此书的编纂体例。此外,蒙文音序辞典也是以该辞典为基础。 

 

 


24.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10000卷,目录40卷,清陈梦雷辑,后由蒋廷锡奉敕校勘重编,清雍正四年内府铜活字印本。半页9行,行20字,版框21.3cm×14.9cm。
  此书为我国现存规模最大的一部以铜活字刷印的古代类书。全书力图囊括天地间所有事物,把天地间一切事物分为历象、方舆、明伦、博物、理学和经济6个汇编。汇编之下设32典,每个典下又分部,共6109部。每个部中又分汇考、总论、图表、列传、艺文、选句、纪事、杂录以及外编等9事,分别辑录各方面各层次的资料。所录多将原书整部完篇全段抄入,并注明出处。
  是书其一,内容丰富,基本包容了清雍正朝以前我国古代社会所形成和所积累的各个门类知识。其二,图文并茂,全书共收版刻插图2000余幅,花草树木、鸟兽虫鱼、器物用具、楼台亭阁等皆有图形其状;名山大川、省府县志皆有图冠其首。这些图的画法先进,艺术精良,为今日研究古代文物、科学技术、艺术、典章制度、社会风俗等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形象资料。其三,分类详细准确,编排科学,体例上亦多首创,检索极便。其四,具多种功能,把散见于各书中的关于某一门类内容的资料集中在一起,客观上起到专题资料汇编的作用,故此深得各国学者重视,素有中国古代大百科全书之称。
  是书又是我国古代以铜活字刷印的最大一部书,铜字镌刻工整,刷印清晰,所附各图为木刻版画,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在我国印刷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该书初版共刷印64部,保存至今仅存10余部,故宫博物院藏一部。是书先后共有七次印本。

 



25. 《音韵阐微》

 

《音韵阐微》,18卷。清李光地等撰,雍正六年(1728年)武英殿刻本。 
半页8行,大字不满行,小字双行,行14字。四周双边,白口,单鱼尾。版框21cm×13.9cm。8册1函。卷前有雍正四年(1726年)御制序,雍正六年开列的编撰官允禄、允礼、李光地、王兰生等14人职名及凡例。
  汉魏之际,我国产生了音韵学,始有反切。从南北朝至唐宋,给汉字注音的反切方法及研究字音的韵书兴盛起来。汉语语音和汉字读音不断变化,反切方法和韵书也随之发展。清初,因旧的反切方法繁而取音难,故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命李光地、王兰生等儒臣编撰新的韵书,至雍正四年编成,名曰《音韵阐微》。
  是书运用等韵学理划分音类,改革了韵书体例。其特点:一、全书按读音收汉字16000余个,将这些字分别隶于《平水韵》106个韵部,每个韵部字下说明该韵部与《广韵》、《集韵》以来韵书的韵部关系。二、每字首释音后释义。释音先注《广韵》、《集韵》的反切,后注本书的反切,读音完全相同的字只注第一个字的读音。释义一般皆引其它韵书,简单明了。三、本书的反切是新的反切方法,即合声切法,用以切音的两个字,缓读为二字,急读成一音。如“公字”,旧用“古红切”,改用“翁姑切”;“巾”字旧用“居银切”,改用“基音切”等。上字用:“支”、“微”、“鱼”、“虞”、“歌”、“麻”韵的字,下字用能收本韵的字。这种反切方法的产生受到了满文12字头拼音方法的启示。凡声母相同韵部不同而呼法开合相同者,标注反切时只换下一字而上一字不换;凡韵部相同声母不同而平仄清浊相同,标注反切时只换上一字而下一字不换。至于反切中的各种不同情况,则用“合声”、“今用”、“协用”、“借用”标明,在凡例中皆有说明。四、各韵部的字,皆用“见”、“溪”、“群”、“疑”、“端”、“透”、“定”、“泥”、“帮”、“旁”、“并”、“明”等36字声母依次区分排列,每一声母之字又标开口、合口的四等,如“见一”、“溪一”、“见三”、“溪三”等。此书在方法上是最完备的古代韵书,对反切做了很大的改革,为研究近代读音的演变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此书另有《四库全书》、《四库全书荟要》本及清光绪七年(1881年)淮南书局刻本。

 



26. 《钦定书经传说汇纂》

 

钦定书经传说汇纂》,二十一卷,首二卷,书序一卷。清王顼龄等奉敕撰,清雍正八年(1730年)内府刻本。半页8行,经文18字,注文21字,小字双行,字数加倍,白口,四周双栏,单鱼尾。版框22cm×15.3cm。24册4函。
  书前有雍正八年仲春十二日王图炳奉敕敬书的《御制书经传说汇纂序》,三月十四日奉旨开列的纂修诸臣职名。卷首上为《引用姓氏》和《书传图》,卷首下为《纲领》,末附《书序》一卷(即小序)。
  《书经》即《尚书》,是中国商周时期的档案汇编。此书序言称:“六经皆治世之书,而帝王大经大法昭垂万古者惟《尚书》为最。”因此,康熙、雍正皇帝都十分看重该书,命讲官分日进讲,对其逐篇逐节注释而成《日讲书经解义》,后又指授儒臣荟萃汉、唐、宋、元、明诸家之说,参考折中而成此书,与《易》、《诗》、《春秋》诸经形成“传说汇纂”系列,次第传布。
  是书首列经文,以下逐节注释,援今据古,博采众说。注文中首列朱熹的弟子蔡沈《书集传》中对该节的解释,冠以“集传”2字;次引众家之说,冠以“集说”2字;某些学者的歧异见解,冠以“附录”2字;编撰者自己的见解,冠以“案”字;每篇之后引诸家对该篇的理解,冠以“总论”2字。为显出次第,经文用大字,顶格;“集传”用中字,低一格;“集说”以下各项皆用小字,亦低一格。注文中各项冠词皆印成黑地白字以醒目。
  卷首上《引用姓氏》共录从秦孔鲋至明章士俊凡276人姓氏。《书传图》采用了源于写本书时代的传统,形象地提供了《尚书》中涉及的谱系、地理、天文、历法、音律、典章等资料。其中的“大辂”图绘驷驾战车作奔驰状,戎装武士持矛立于车上,线刻劲整细腻,线条流畅,颇有气势。卷首下《纲领》三篇,介绍了《尚书》的流传情况、各家的争论、《尚书》的主要内容,并评论诸家注释的得失等。
  此书另有清乾隆年《四库全书》本和《四库全书荟要》本。文渊阁书《提要》著录为21卷,仅举其正卷;御制序则称“凡二十有四卷”,是将前后附卷计入正卷。 

 



27. 《圆通妙智大觉禅师语录》

 

《圆通妙智大觉禅师语录》,二十卷,清释性音撰,实力、实慧编,翰林院编修吴世行楷手书上版,清雍正五年(1727年)内府刊本。版框27.8cm×12.8cm。半开5行,行17字,经折装。2函,20册。每函首册前有《佛说法》图、龙纹牌记。牌记上书“大清雍正五年”。册末有韦驮像。
  《圆通妙智大觉禅师语录》的内容分为寺录、普说、举古、拈古、颂古、法语、佛事、佛祖讃、聊方偈等。“寺录”为性音在各寺庙时的语录;“普说”为释家禅宗向僧众宣讲佛法之意,布法法师兼答众生疑难;“举古”为佛教禅宗谓咏唱前辈祖师的事迹和典故;“拈古”为佛教禅宗对典则故事加以评说并阐明教义;“颂古”为后人赋诗,;“法语”是对佛教禅“正法眼藏”教义的阐述评说;“佛事”即佛家教化众生之事;,终止于四十三祖东禅梦菴超格禅师;“聊方偈”为性音与僧众的偈语。卷末为行述,即性音的生平事迹,为其弟子实力、实慧所撰。
  该经收入《龙藏》即《乾隆版大藏经》中。
  此书扉页图版刀笔清圆活泼,细腻生动,为清早期佛经扉页画的代表作。值得一提的是,此扉页版画《佛说法》图及龙牌记雕版至今仍保存完好,现藏于故宫博物院图书馆。雕版为枣木版二块拼接,纵27.8cm,横64.0cm。 

 



28. 《二十八经同函》

 

《二十八经同函》,一百四十七卷,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内府刊本。版框20.2cm×14.2cm。半页10行,行20字,小字双行同,白口,单鱼尾,四周单边,无行格。凡开卷为一经卷首之册,其首页均有《佛说法》图,卷末有韦驮像,封底为五龙环绕碑形牌记,牌内文字为“佛光恩照……同登正觉”等,共72字,另有“大清雍正十三年五月初一日”12字。
  佛经丛编。内共收佛经28种,分别为:思益梵天所问经四卷,后秦释鸠摩罗什译;佛说贤首经一卷,西秦释圣坚译;佛说白衣金幡二婆罗门缘起经三卷,宋释施护译;佛说魔逆经一卷,晋释竺法护译;大明仁孝皇后梦感佛说第一希有大功德经二卷,明仁孝皇后述;妙法莲华经七卷,后秦释鸠摩罗什译;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八卷,唐释般若等译;佛说长者女菴提遮师子吼了义经一卷;佛说辨意长者子所问经一卷,后魏释法场译;佛说五王经一卷;佛说贤者五福德经,晋释白法祖译;无量义经一卷,齐释昙摩伽陀耶舍译;胜天王般若波罗密经七卷,陈释月婆首那译;善住意天子所问经三卷,后魏释毗目智仙译;文殊师利所说摩诃般若波罗密经一卷,梁释曼陀罗仙译;仁王護国般若波罗密经二卷,后秦释鸠摩罗什译;佛说如来智印经一卷;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十卷,唐释般剌密帝译;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二卷,唐释佛陀多罗译;金钢般若波罗密经一卷,后秦释鸠摩罗什译;人法界体经一卷,隋释闇那崛多译;维摩诘所说经三卷,后秦释鸠摩罗什译;解深密经五卷,唐释玄奘译;持世经四卷,后秦释鸠摩罗什译;佛说如来不思议秘密金刚手经二十卷,宋释法护等译;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四卷,宋释求那跋陀罗译;大乘瑜珈金刚性海曼殊室利千臂千钵大教王经十卷,唐释若那跋陀罗译;大般涅槃经四十卷,北凉释昙无识译后分二卷,唐释若那跋陀罗译。
  此书在写绘、雕版、刷印、装潢等方面均堪称清代雍正朝内府刻书的代表作。尤其卷首所附版画插图镌刻相当精细,是当时佛教经卷扉页画的佳作。 

 

 


29. 《钦定诗经传说汇纂》

 

钦定诗经传说汇纂》,二十一卷 ,首二卷,《诗序》二卷,(清)王鸿绪等撰,清雍正五年(1727年)内府刻本。半页8行,经文大字行18字,“集传”中字低一格21字,“集说”等小字双行行21字。白口,四周双边,单鱼尾。版框22.3cm×16.1cm。卷前有戴临书雍正五年《御制序》,王鸿绪、揆叙等30位纂修官职名及目录。
  从元代延祐年间恢复科举以来,朱熹《诗集传》对《诗经》的解读居于统治地位,但朱熹的观点多有偏误,鉴于此,康熙末年圣祖玄烨命王鸿绪等人仿《周易折中》的体例编撰此书,雍正五年编撰竣役,世宗写序,内府刊行。《钦定诗经传说汇纂》为康熙帝命人编纂的“传说汇纂”系列著作之一。
  卷首上为凡例(共6条)、引用姓氏(自周荀况至明徐凤彩,凡260人)和《诗传图》、《诸图世次图》、《作诗时世图》,三图从各方面提供了有关《诗经》的资料。卷首下为《纲领》三篇、《诗序》和朱熹的《诗集传序》。《纲领》辑录的内容有:历代诸家对于《诗经》的论述,关于《诗经》的流传过程及学习《诗经》的方法,评论诸家解经的短长等。《诗序》二卷收录《大序》和《小序》。《大序》除引《朱子辩说》外未作注解,因在卷首中已注,此处原文重复出现。《小序》则引诸家之说和《朱子辩说》为注。
  是书对《诗经》逐篇逐章训解。经文用大字。训解首引朱熹《诗集传》对该章的解释,字型用中字,以示尊崇,前冠以“集传”二字。再博采汉以来其他诸儒对此章的解释,用小字双行注出,前冠以“集说”二字。然后引历代学者与“集传”、“集说”不同的见解,凡言之有据、说之有理者也用小字双行注出,前冠以“附录”二字。每诗之后引诸人对该诗总的论述,用小字变行注出,前冠“总论”二字。编撰者自己对某章、某诗的解释或论述冠以“案”字,放在注文的最后。
《四库全书总目》、《钦定四库全书荟要》、《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均有著录。
  文渊阁《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著录为“诗经传说汇纂二十卷序二卷”,现《四库全书总目》沿袭其误,著为二十卷,卷首二卷不录,均与原书不符。

 


30. 《御录宗镜大纲》

《御录宗镜大纲》,二十卷,清世宗胤禛辑,清雍正十二年(1734年)内府刻本。版框17.5cm×13cm。
  宋代永明禅师撰《宗镜录》,详述诸经之大意与经论之正宗。清雍正帝将其节录为二十卷,编定此书。雍正帝序云:“昔之本录百卷,以此非繁,而今摘若干,较彼非简。” 

 




请扫描以下二维码关注 沙龙公众平台,更多精彩等着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