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游戏攻略联盟

同人 枇杷

新倩女幽魂OL 2020-02-28 01:19:32

檀无心与摩罗的大战之后

又发生了什么呢?

无心跟紫萍能在一起吗?

一起来看看晚舟大大写的番外吧~


 枇 杷 

作者:晚舟


檀无心是被毒辣的阳光晒醒的,殷紫萍正在旁边晒着簸箕里的枇杷叶。

“紫萍……”檀无心扯了扯嘴角,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他吃力摇晃了一下身子,发现自己像是扎根在土地一般,无法动弹,只余一树“哗哗”摇晃的叶子声音。而殷紫萍自始至终都没有往他的方向看过一眼,似乎他从未存在一般。


檀无心抬抬头,只见宽长的叶子重重叠叠将天空分割成许多个小块,阳光有点刺眼,他看着叶子上细小的绒毛,约莫猜到是枇杷树。想起从前殷紫萍笑他只会制机关认不得植物,不禁有些笑意。

那枇杷树是他和殷紫萍一起不久一同种下的。


他还记得当时殷紫萍看《项脊轩记》时,看到那一句“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整个人哭得稀里糊涂的,一时把他吓惊了,以为谁伤了她。得知只是看书所感,他轻轻拍着她的背,宽慰她,道:“明日我们也植一株,若日后我有个闪失,倒也算是陪你罢。”殷紫萍闻言,转身捂着他嘴巴,嗔怪了几句。

那时候他还未深知摩罗的真相,竟不想一语成谶。若是知晓,或许不会和她同植枇杷,只会劝她找个良人,勿要误了自己终生。

 

他成了一株枇杷树。

这是檀无心第二日再三确认后得知的真相。

原以为殷紫萍和他闹了脾气,才假装无视他,却不料天黑她只身回屋,身影倒映在窗纸上,而他想尾随,却无法动弹。再后来是归巢的三两雀鸣,不知名的小雀落在他身上以及每次想要离开,挣扎出一树的叶落,他才发现了自己已经不是那个檀无心了。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摩罗一战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乔寻影拼死对他挥动的画笔,再后来呢?檀无心的记忆出现了一大片的空白,而他给殷紫萍制好的傀儡从他醒来后就一直没有出现过。他有许多要解的疑惑,却扎根在地上,看着定格的场景里,不同的人物走动,一无所获。

许多时候来的都是上门求诊的寻常百姓,随着殷紫萍咳嗽加重,莫忘尘、步临风拜访的次数也多了,偶尔朝他所在的方向瞅了几眼,两人的眉头皱得更深。

 

有时候檀无心会想起当初的日子,那时他总是沉默跟在她边上上山采药,殷紫萍喜欢把玩他新制的机关,为它们完好地摘下药草啧啧称奇。那段日子是他最为惬意的回忆,远离了江湖厮杀的生活,无眠的夜晚都在思考如何制作一些小机关方便殷紫萍上山采药,似乎自己整个世界除了殷紫萍已经无它了。


至于殷紫萍怎么看待他,是她众多病患中其中一个或是其他,檀无心没有去想。他只是尽己之力为她排忧解难,在她身边占有一席之地。所以看见她用手一枝一枝的处理油甘子的叶子,担心她划到手,檀无心特地做了一个取叶的的小工具。却不想是她听闻民间有油甘子叶制成的枕头可以安眠的法子,便替他缝制作枕头准备的。


是怎么在一起的?殷紫萍突然说要改善伙食,硬拉着他到小镇去吃那些七拐八拐的巷尾熟食。许是夜市,人逐渐多了起来,她下意识抓住檀无心的衣角,待她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连忙稍抬手示意自己无意冒犯。檀无心见状,有些僵硬地抓住她的手,将她护在身前,小心翼翼将她与人流隔开,低头一瞬,发现殷紫萍的两颊挂着可疑的绯红。再后来,殷紫萍拿店家姑娘朝他挤眉弄眼的事来揶揄他,吃笑听着他结巴地解释。也不知是小巷鹅黄的灯火还是殷紫萍的笑太过于温暖,他的心突然柔和了起来,还没反应过来就说了出口——


“紫萍,一直待在我身边吧。”

迎接他的是可怕的沉默。檀无心几乎要觉得自己要随时间停滞一般,殷紫萍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撇开视线,双手捂着嘴嗔怪道:“现在才这么说,你都在我医馆住了多久了!”


不知不觉秋天过了一大半,檀无心伸了伸丫枝给殷紫萍挡阳光。早些年他伐木制了些桌椅放置在树下,如今木面也开始有些残缺,她却五年如一日,忙时出诊或采药,闲暇时便坐在树下翻着医籍,晒着药材。


檀无心见殷紫萍看书看得有点久,晃落几朵枇杷花落在她书页上,殷紫萍见状,将枇杷花放在桌面被她拱成“小山丘”似的枇杷花堆中。似乎从前她就有将被风吹落的枇杷花收集起来留作煮茶用的习惯,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会让眼睛休息一下。

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摩罗一战之前。

 

殷紫萍有些心不在焉清洗着枇杷花表面的绒毛,没有像往常那样确认洗净了没就直接将枇杷花丢进沸水中。她看着沸水中上下翻滚的枇杷花,像是下定什么决心,突然说道:“无心,你不敢面对的,无论是什么,我可与你一同面对。”


檀无心闻言一怔,他不是那种把心情挂在脸上的人,阮烟罗上门拜访告知他摩罗一事,他知道自己非人非鬼,也知道自己的使命,不料还是被她察觉到几分。

“我对未来,有自己的热望。”似乎想到了别的什么,殷紫萍又补充道,并将沏好的花茶加了少许冰糖,递到檀无心边上。

“你的热望……是什么?”檀无心闻言,也不再把弄机关匣,有些僵硬地问道。

“无论走多远,走到哪里,与你相伴,行至白头。”

 

妇人着朴素一身,进门二话不说即跪下,扑在地上哭道:“乔画师!你就救救我孩子吧!”

自从五年前乔寻影救活了檀无心一事传遍了江湖,这乔氏画馆的门槛每日都要被各路人马踏了个遍。要说求画倒也无妨,只是这寻医着实为难了乔寻影,无关紧要的小病原本还可以托殷紫萍帮忙处理一二,只是殷紫萍取了一滴心头血后,身体状况大不如前。


“这治人救人的事做多了,你们倒是把我当是医师了。”乔寻影看了她一眼,两人视线相对不过一瞬,妇人死灰一样的眼睛却忽地亮了起来,像是看见了救命稻草一般。乔寻影似乎又看见了一年前的殷紫萍,深深叹了一口气,又道。

“瞅这天色怕是不久后会有骤雨至,夫人还是早回吧。”

“奉劝夫人一句,生死各有天命,天道轮回,这逆天改命,可是要遭天谴的。”

“乔画师——”妇人似乎并未死心,试图伸手去搀他的衣角,却被乔寻影一个临镜自写脱了身,只余一句“阿烟,送客。”

 

乔寻影拿着画笔在花瓶早就枯了的折枝上画了一朵红梅,收笔的一瞬,那花像是活了一般,慢慢舒展开自己的花瓣。乔寻影感慨道:“画龙点睛,终究还是坏了规矩。” 他转身望着一旁木讷站着的“檀无心”,不由又叹了一声。阿烟送客回来见状,安慰道:“师傅,勿要太自责。”

“为师以为是在帮他们,却不想原是为了自己伪善的私心,最终还是害了他们。阿烟,这是报应。”


乔寻影还记得五年前殷紫萍抱着檀无心的尸体长跪画馆前,也不知从哪里得知摩罗一战中他拼死护住了檀无心的魂魄,竟上门哀着他用画龙点睛救檀无心。画龙点睛倒也不是什么禁术,因着旧时张僧繇的典故和落笔成真的效果在画魂一派中流传甚广,机缘巧合之下被乔寻影习得。只是那魂魄是没有心的,他也并非从医之人,怎知晓该如何起死回生。

“我只想知道,你救不救?”

“紫萍……这无心是我师兄,定然是能救自然会救。只是我非医者,起死回生这些我一概不知——”

“我知道。”

殷紫萍目光灼灼望着他,一字一句说道。


殷紫萍知道的办法可以说是孤注一掷,可是乔寻影答应了。说抵不过殷紫萍的哀求那是一回事,但内心确实也想知道画龙点睛究竟能落笔成真到什么程度是他的私心,这一点乔寻影从不否认。


听闻檀无心的心头血藏在和他形似的傀儡中,乔寻影再三确认殷紫萍带来的“檀无心”不是本人的尸体后,不由感慨师兄的机关术了得。想来是檀无心知道了自己不能回来,将自己的心头血分了一滴给傀儡,那傀儡有了心倒真的与他别无二致。

“你当真想清楚了?我取了这心头血,傀儡就只是傀儡了,可是也不一定能复活檀无心。”乔寻影再次跟殷紫萍确定。

“纵傀儡再逼真,殷紫萍的檀无心只有一人。”

 

乔寻影觉得殷紫萍入了魔怔,为了复活檀无心当真是念想都不留了。所幸他最终如她所望的将心头血贯入檀无心魂魄中,让魂魄有了感知和情绪。

只是未料到问题会出在殷紫萍身上。

让魂魄有心是第一步,但魂魄附身他物缺少自保能力,还需另一个人的心头血与他同生同死护着他,才能确保复活成功。这个人自然是殷紫萍。然而殷紫萍被取心头血晕厥后,醒来竟然失去了檀无心的记忆。

 


“若是我能早些放下对画龙点睛的执念,我就不会没发现她对檀无心的感情入了命。”如果察觉了,那心头血他定然不会取出,更不会让殷紫萍做出如此愚蠢的行为。乔寻影回想起那时的事,摇摇头说道,“皆是痴人。”

 

失去记忆的殷紫萍每次在画馆看见“檀无心”,总是不自觉流泪。乔寻影曾想过将傀儡物归原主,但殷紫萍摇摇头,指着心口说,“看见他,我这里难受。况且,我只是医师,这傀儡还是得你们天工阁的弟子才懂得如何照顾好。”


最终事情不了了之,时日久了,江湖的人串馆,也不知道是谁认出了“檀无心”,江湖开始流传乔寻影的画龙点睛已到了可将死人复生的境界。至于“檀无心”的呆滞,只道是可惜缺了心智,全然不知那是傀儡。

乔寻影也有意回避那件往事,闻之只是叹气。而惊讶于殷紫萍对于檀无心复活的无动于衷,莫忘尘与步临风倒是找上了门,知晓了真相了三人都选择了三缄其口,唯恐对殷紫萍造成二次伤害。


“忘记了也不失是一件好事。”莫忘尘挠挠头,说道。比起从前的失魂落魄,他更希望师姐对此无动于衷,虽然对檀无心而言这件事不公平。

“同生同死……檀无心的魂魄现在在哪里?”步临风揉了揉眉心,殷紫萍在这件事上的确是冲动了,可是作为她师兄,没有及时发现她的不妥,也是他的失责。

“天空之城的枇杷树。”

 

乔寻影将檀无心的魂魄放在天空之城的枇杷树里自然有他自己的考虑,殷紫萍的心头血在魂魄里,也不知道怎么在不谈及她和檀无心孽缘的情况下跟她解释他们同生同死的关系。放在天空之城既远离江湖的打打杀杀,又不用重提旧事,倒不失为保护他们俩的一个好办法。何况,那魂魄是檀无心的,他不可能将他们俩再拆散了。

 

殷紫萍经常会梦见自己站在一个人的身后,他十指缠线似乎在操纵什么战斗着,战局如何她看不太清,只记得最后他转头望了她一眼,然后梦境归空。

那个人是谁?她不认得。只记得那人回头望向她的那一瞬,模糊的面容中唯有那双眼睛突然清明了许多,可是他的眼神里流露出的全都是歉意,那满泻的歉意直直将她刺痛至梦醒。


再后来,或多或少梦到些与他相关的其他画面。他模糊的面容甚少变化,似乎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可是他的眼睛却藏不住情绪,是喜是忧全部表露无遗。有时候梦到他在这屋内的画面,很多时候他都是在捣鼓木头机关,大概是这个屋子原来的主人罢。这也就解释了她在这里经常碰到一些奇奇怪怪的小机关的原因。


对于这些梦魇,殷紫萍也权当是前主人的执念太深,以至于残留在他手制的物什里,牵涉到她这个养病的病患而已。步临风每每听及此事,也不知顾虑什么,对于让她迁居的事情欲言又止,殷紫萍倒是见不得他这般为难,笑道:“师兄让萍儿走,萍儿还不舍得和你们一起种下的枇杷树呢!”


“何况,那人那么木讷,做这些机关的时候,眼里却是柔和之色,大概是为至爱之人所作,自然不会存什么害人之心。”殷紫萍怕他不放心,又补充了一句,步临风闻言,又是深深的一叹。

 

“你身子弱,这都快要入冬了,还跑去院子外边看医书,也忒不爱惜自己了。”步临风端着已经放温的药走进屋来,适才莫忘尘托人急信予他说殷紫萍晕倒在树下,着实把他吓了一跳,现下殷紫萍情况稳定了,他倒是不忘批评她几句。


“临风师兄倒是变得爱唠叨了,我穿得可厚实才跑外边的。”殷紫萍皱着眉头喝完了那碗中药,嘴里嘟囔了一句。从前她和莫忘尘生病闯祸,只要这么装下委屈,步临风和纳兰青桑就不舍得批评他们。

“不是我不帮你,紫萍师姐你开春前还是老老实实待在屋里。别人是让树挡风,你这季节还呆在树那看书,是要给树挡风吗?你这体质要还不病倒临风师兄都不用当医师了。”莫忘尘一把拿过原本给殷紫萍解苦的果脯,一边吃一边说道。


“可是……师兄你看——”殷紫萍思虑了一番,还是没有告知步临风他们自己只要在屋里就会梦魇,那患得患失的心情让她根本没办法做其他事,只有在枇杷树下她才能安心做事。

“不行,你不用夸我们了,就算把我们夸了个遍,我都不会答应的,我回医馆了做事了。”步临风早就知道殷紫萍想说什么,直接打断她的话,拍了拍她的头,带着莫忘尘离开了。

 

“你听说了吗?城南医师家的那棵枇杷树。”

“听说了,去年大冬天居然开了一树花,这倒是城中一大奇闻了。”

“欸!何止,我听说开春的时候医馆的人发现落了的花里埋死了一个人。”

“这当是糊涂话,不过就算当真如是,乔画师,你瞅,兴许你能救活?”


乔寻影嘴角衔笑看着画阁中的四位老客户,不温不火说道:“这话当真折煞乔某,乔某不过一介画师。倒是开春过了,乔某的画馆反倒成了传闻的汇集地了,乔某还是怀念论画道的日子。”他眯着眼,笑着放下新沏的茶,送客的意思实在是不言而喻。

 

殷紫萍走了,走前小城罕有的下了一场雪。

想来是晕倒在枇杷树下,不巧遇到了雪落,才生生冻死在那边。乔寻影有些不明情绪地望着檀无心的那个傀儡,自言自语道:“你是为了让大家及早发现她,才会寒冬里冒死开花吧。”


“只是你不知道,你的四季更替,花开花败,皆是在汲取她的生命力。”

所以檀无心寒冬开花过多汲取殷紫萍的生命力,才会加速了她的死亡。情字难断对错,如果他们俩人没有把对方放得那么重,兴许两人都会好好活下去。只是最后她死,他花败树枯。

 

“这次真的没有人可以分开你们了。”


以为是颗糖

没想到吃了一口玻璃渣子

要作者大大抱抱才能好了~

往期精华推送(点击直接跳转):

1、趣闻 | ⏳这是一件悲情的鬼布甲!

2、倩画你猜 | ?终于有人来挑战倩倩的画技了!

3、轶事 | ?震惊!他靠两件红装让装评上40w?

4、趣闻 | ☀这帽子要上俩昆吾?我感觉到了全世界的背叛!

5、818 | ?聊一聊帮会里发生过的趣事~

6、轶事 | 微信投稿指南?一个与倩倩零距离沟通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