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游戏攻略联盟

《一个穷二代写给父亲的感谢信》--小余老师

小余老师说 2022-04-10 14:41:20

一个穷二代写给父亲的感谢信

作者:小余老师


    在我写这本书之前,我想起了我的父亲。

    记得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因为表现不好,我成了班里最后一批加入少先队的学生。那天,有个老师让我们举起右手,在国旗下跟着她宣誓:我志愿加入中国少年先锋队……

可宣誓仪式刚结束,戴上红领巾才不到五分钟,我居然就忘记了誓言内容,这还了得?我焦急地问旁边的同学,一问才知道,原来大家跟我一样,都不记得宣誓内容了。既然连内容都不记得,又怎么履行誓言?既然没人履行誓言,那这样的宣誓又有什么意义?

如今回想起来才明白,我们的社会缺乏诚信其实是有原因的:一个人,从小学开始就要莫名其妙地跟着老师举起右手许下“庄严的承诺”,却发现身边从来没有人真正去履行承诺,试问这样的人长大了该如何相信周围的人?既然连誓言都可以轻易地违背,还有什么承诺值得我们遵守?

在很多发达国家,诚信是一个孩子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品质。孩子说错话不要紧,但必须得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而在我们国家,我们喜欢让孩子发誓,却很少要求孩子履行,因为不少人觉得,“举起右手在国旗下宣誓”似乎只是一个简单的仪式,拍个照走个过场就行了,没必要当真。但我们必须明白,在这个简单的仪式背后其实有着神圣的意义,有着坚定的使命。我想,当一个国家的教育动不动喜欢把宣誓当成一种形式,这个民族的道德慢慢失去底线也就成了必然。

那天放学回家,班主任给我们布置了一个任务——回去之后写一篇加入少先队的后感。这可怎么办?我连宣誓的内容都给忘了,还谈什么后感?但是用大人们的思维方式转念一想:别人忘了都能写,为什么我忘了就不能写?

于是我咬着笔头,硬是挤出了100多字的后感,因为要编,所以过程相当痛苦。写完之后,我不小心把作业本放在了餐桌上。我的父母平时从来不管我的作业,他们始终认为,家长帮孩子检查作业就像帮孩子擦屁股一样多此一举,但是那天,父亲居然顺手打开了我的作业本。我的母亲曾是一名教师,父亲年轻时当过记者,所以他们一直非常重视对我的“思想教育”。结果父亲看到文章里的最后一句话,竟然生气了。

这句话是这样写的:……我低下头,看着胸前的红领巾闪闪发亮。

父亲很严肃地看着我说:儿子,我问你,你看到你胸前的红领巾闪了吗?

我摇摇头:没有啊。

父亲又问:那你看到你胸前的红领巾亮了吗?

我继续摇头:也没有啊。

那你为什么说胸前的红领巾闪闪发亮?

我理直气壮地回答:老师都这么教的啊,全班人都这么写!

如果你去做个调查就会发现,在中国,居然没有一个孩子胸前的红领巾不是闪闪发亮的。

这时候父亲对我说:儿子,你记住,如果全班只有你一个人说胸前的红领巾闪闪发亮,那叫比喻,如果全班人都这么写,你也这么写,那就是无知。

在父亲的引导下,最终,我把作文本里的最后一句话改成了:我低下头,看着胸前的红领巾,没闪也没亮……

父亲常常跟我说,既然活着,就要活出态度。如果全世界人胸前的红领巾都是闪闪发亮的,唯独你没有,绝对不代表你就一定比别人差。

我问父亲:什么叫活出态度?

父亲跟我说:真诚,就是最好的态度。

    所以在我很小的时候,每当我在学校里遇到困难,或者和同学老师发生了矛盾,甚至被人欺负受了委屈,父亲很少会帮我出头,他只会鼓励我通过自己的能力来解决。从小学开始,我就要自己交学费,自己写请假条;我和同桌关系不好,想换位置,父亲要我自己和老师沟通;我对老师有意见,父亲让我自己向老师提出来;甚至我和同学打架,,父亲一样可以很淡定地希望我独立应付。他常常跟我说: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犯下的错负责,没人可以为你的错误买单,不管你做什么,都要考虑后果,要以理服人,不能做伤害别人的事。所以我很少在学校里犯错,因为我知道,我没有“后台”,我的家人不会为我“撑腰”,我必须得对自己负责。

很多学生都害怕家长会,巴不得父母在家长会当天请假缺席,但我的父亲从来不参加我的家长会,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家长会很多时候只是学生成绩排名的分享会,“羞辱批斗”那些成绩差的,表彰赞美那些成绩好的,他觉得没意思。父亲还说,他并不是特别在乎我的成绩排名,而他真正在乎的,老师从来不在家长会上提,他干嘛还要参加呢?在别人眼里,父亲的行为或许是极不负责任的,但在我眼里,那其实是一个父亲对一个儿子至高无上的信任。

因为在学校里的表现还算不错,所以我从小就是班干部。然而父亲却告诉我,班干部不是用来向别人炫耀的荣誉,也不是在同学面前耍威风的理由,更不是麻木地听老师的话或者帮老师干活的工具,真正的班干部应该懂得如何为学生服务,如何帮助那些有困难的弱势学生获得进步和尊重。因为权利是学生给的,只有懂得为学生服务的干部,才是真正的班干部。所以,每当同学受到老师不公平的待遇、辱骂甚至体罚,父亲不希望我站在旁边当一个欣赏热闹的看客,他更希望我可以站出来,礼貌地制止。

高一那年6月,临近期末,正值酷暑。由于学校用电紧张,为了响应校领导节约用电的号召,每个教室里的空调都被切断了电源。38度的高温,50多人的教室里没有任何降温的工具,甚至连电扇都没有,学生和老师每上一节课,身上流出的汗都仿佛洗了一次澡。奇怪的是,我们发现学校行政楼里的领导办公室空调几乎全部开着,甚至连办公室里没人的时候,空调的室外风机依然在转。一边对老师和学生喊着节约用电,背地里却如此铺张浪费,作为校领导,这合理吗?终于有一天,我来到行政楼,走进了校长办公室,当着他的面,微笑着直接关掉了公室里的空调电源。

校长有些诧异地问我:同学,你这是做什么?我礼貌地回答:张校长,在您的身后,有1800多名学生和老师正在烈日下为期末考试作最后的冲刺,而您一个人坐在这么大的办公室里,独享一台大功率空调,为人师表,情何以堪?所以,在学生教室里的空调没有开动之前,我希望行政楼里的空调,也能够关掉(这番话我在进校长办公室之前练习了不下五十次)……半个小时之后,校长让电工打开了教学楼里的每一台空调。

当我回到教室,瞬间成了凯旋的英雄,所有老师和同学纷纷站起来为我的举动鼓掌欢呼,那种从未有过的自豪感,直到今天依然回味无穷。第二周,学校领导在升旗仪式上为他们的行为做了一次深刻的检讨,同样是在那一年,我成了学校里最年轻的学生会主席。

父亲说:如果一个人,心里永远只有上面的领导,那么他的眼睛就再也看不到下面的百姓了,这样的人一旦成了官员,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将是灾难。同样的,班干部心里不能只装着老师,而应该更多地装着学生,只有这样,将来长大了,成了领导,心里才会装着百姓,这样的国家才会让人看到希望。

有一次,我成了学校广播站站长,非常兴奋地回家报喜,父亲问我:当了站长,你为什么开心?我说:光荣啊,这就跟当了学生会主席一样,难道不值得高兴么?父亲摇头告诉我,你当了站长是件好事,但你开心的理由,却让我失望,因为你不是出于对广播事业的热爱而高兴,而是出于对权利和职位的追逐而高兴,这样你永远成不了一个优秀的站长。如果有一天,因为你当了站长,所有同学都喜欢听你播的节目,那个时候,站长这个职位,才能真正成为你的骄傲。

父亲的话让我恍然大悟,当了站长没什么了不起,做出同学喜欢的节目,才值得骄傲。于是为了提高广播站的收听率,我对全校学生做了一次调查,根据学生的心理需求策划了广播站的一个主打节目——《蓝魔之泪》。“蓝魔之泪”是当时热播的一部台湾电视剧《倩女幽魂》里的一个传说,蓝魔因为爱上凡间男子,受到魔君的惩罚,临死前,她的眼泪化成了一颗蓝色宝石,这颗宝石能分辨爱情的真假……对于中学生来说,这个名字背后的故事,有足够的噱头吸引眼球。紧接着,我们向全校征稿,鼓励学生写出自己心中最美、最感人的爱情故事,然后我们通过面试海选,挑出不同的学生当主播来扮演故事里的角色。

仅仅第一周,我们就收到了五十多篇投稿。我们的老师经常抱怨大家对写作没有热情,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大家不是对写作没有热情,而是对老师布置的死板枯燥的写作主题没有热情。

《蓝魔之泪》的首播,在学校里引起了巨大反响。那些在学校里流传已久的爱情故事,曾经只能在见不得光的地方被人偷偷传阅,今天,这些故事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登上校园的“主流媒体”,这是一件多么振奋人心的事情?我甚至看到很多学生在晚饭后成群结队地奔向操场,一簇一簇地盘坐在草坪上,只为准时收听最新一期的“爱情故事”。那一刻,我真正明白了什么是“一个站长的骄傲”。

然而好景不长,学校领导知道后大发雷霆,说我在学校里传播“淫秽思想”,严重影响了教学秩序。我很快被政教处主任叫到了办公室,由于我在学校里的表现一直还算突出,校领导并不打算处分我,但是给我两条路:一、离开广播站;二、取消《蓝魔之泪》。

我有些不理解:学生这么喜欢《蓝魔之泪》,为什么不让播?节目里的爱情故事都很美好,并且文章词句优美,如诗歌一般。虽然是学生写的,但许多作品的质量甚至不输给老师,哪里淫秽了?不播《蓝魔之泪》,那我播什么?

政教处主任觉得我冥顽不灵,厉声呵斥我:学校开设广播站,是为了丰富学生的文化生活,不是为了让你播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应该播一些好人好事,播一些和学校领导有关的新闻,要鼓励学生安心学习,而不是在这捣乱!

我当时其实特别想问:那些编出来的“好人好事”,那些“校领导有多么关心学生”的报道,真的是在丰富学生的文化生活吗?明明是学生喜欢的,却成了“淫秽报道”,那些学生永远不感兴趣的,却被当成了“丰富校园文化生活”,这不是典型的“是非不分”吗?但我最终还是沉默了,因为我知道,立场不同,角度不同,思维方式必然也不会相同。既然我说服不了政教处主任,又何必火上浇油徒增烦恼呢?

当天晚上,我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将事情的经过向他坦白。父亲反问我:你是为学生做节目,还是为学校领导做节目?

父亲的反问,让我如释重负,第二天,我主动辞去了广播站站长一职。后来,父亲悄悄跟我说:儿子,你知道吗,在我心里,你是最棒的广播站站长,我真的为你骄傲。

小学五年级时,我已经有能力独自一人往返北京和浙江;初中二年级,因为渴望飞翔,我曾经驾驶着自己制作的滑翔机,从七八米高的大坝上往水库里跳;高一那年,因为向往骑游生活,我在没有导航和地图的情况下,骑着自行车,往返丽水和上海,行程一千多公里……是父亲一路的支持和信任,让我不断地有勇气去接受生命中更大的挑战。

由于从小的锻炼,虽然我的成绩并不是最好的,但我在大学里,却做了不少事情。从大一到大四,我创办了三家公司。我从大二开始没有问家里要过一分钱,连学费都是自己交的,毕业那年,我还资助了班里一个同学一年的学费。我大二的时候,做了我生命中第一个创业项目——团购。我应该是中国最早一批做团购的创业大学生之一。到了大三,我又创办了杭州第一家电子网络菜场。凭借这两个项目,我获得了杭州市政府十万元的创业奖学金。大四那年,我在杭州大学城开了三家餐馆,当别的同学还在为找工作发愁,我的年收入已经远远超过了50万。

大学毕业之后,为了追求理想,我毅然选择了新的生活。我用自己大学里挣的钱,花了近半年的时间,游历了新疆、西藏、青海、四川和云南,那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半年时光,我终于可以走在自己向往的路上,呼吸着自由的空气,体会不同的美景。当我从西部回来,出于热爱,我自己投钱,在横店影视城组织了专业的剧组,自编、自导、自演了我人生中的第一部微电影。

我一直坚信父亲对我说过的一句话:活出态度,才能活出精彩。我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没有拼爹,更没有啃老。但父母从小对我的教诲,却让我觉得自己无比幸运。

当年我的数学老师曾斩钉截铁地告诉我,你要是不把数学学好,考不上好大学,你这辈子就毁了。但我毕竟没有比别人聪明多少,当年高考的时候,我花了半条命,还是没能考上浙大,也许直到今天,我的数学依然及格不了。可我万万没有想到,大学毕业不到两年,我居然可以登上浙大的讲台演讲。我不仅给浙大的学生做过演讲,我甚至还给浙大的老师和教授们做过演讲。现在想想,还是父亲说得对:你考不上最好的学校,不代表你成不了最优秀的人。

父亲说:教育不是为了让每个孩子都能考上清华北大,真正的教育,是要让那些考不上的孩子,比考上的更优秀。

当我决定从事家庭教育研究的时候,除了父亲,很多人都说我疯了,你那么年轻,又没带过孩子,怎么做家庭教育?五年来,我用行动告诉他们,家庭教育不是简单的经验传授,它是一门实实在在的科学,与年龄无关。在科学面前,每个人都有权利用实验和数据来找到真理。

今天,我不但有了自己的学校,我的学生遍布全国各地。他们当中有医生、有教师、有公务员、有企业主,有各行各业的精英,也有普通的寻常百姓。我主讲的《小余老师说》,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口碑最好、人气最高的家庭教育脱口秀,我创办的“小余老师说”微信公众号,也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华人家长教育实验互动平台,还有更多的纪录,将在我们这里被重新改写。

我这一生需要感谢太多的人,但如果没有我的父亲,一定不会有今天的我。我很少会对自己的父亲说出特别肉麻的话,所以在这本书的开头,我想先对我的父亲说一句:爸,有你真好。



----节选自《再见,中国式家长》引言部分


点击“阅读原文”,

购买《再见,中国式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