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游戏攻略联盟

“世说新语”中国青年导演|聚焦亚新奖,对话施南生、赵德胤

综艺 2019-07-18 21:42:27

电影节期间,《综艺报》就青年导演发展现状、“天价鲜肉”、中国电影发展等问题与亚新奖评委会主席施南生、评委赵德胤进行了对话。


对话亚新奖评委会主席施南生:奉劝投资人,要培养发掘好剧本的能力

文/纪文彬


“永远不要忘记最初拍摄电影的决心”,中国香港知名监制施南生对青年电影人恳切道。在6月18日的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新奖评委见面会上,施南生用自己监制第一部电影的故事勉励青年电影人。“从电视投身电影业之处,拍摄了第一部影片《最佳拍档》,在影片投资方是一家名不见经传小公司的情况下,于贺岁档上映,与其他大公司影片竞争。”在这种初生毛犊不怕虎的冲劲下,《最佳拍档》以2000多万元票房成为当年香港电影贺岁档冠军。


摄影/王琳


从金爵奖评委到亚新奖评委会主席,施南生此次投身于发现和推出有潜力的青年电影人。而早在上世界70年代,施南生就开始帮助当时还是无名小生的徐克,监制了一系列经典香港电影,包括《黄飞鸿系列》《倩女幽魂系列》《新龙门客栈》《蜀山》等。因此施南生表示,只要是喜欢的剧本,就一定帮助青年影人,因为“一个行业必须持续有新鲜血液,否则无法持续发展”。


在谈到现今青年导演作品成长上,施南生感叹现在的处女作都非常成熟,很难看出“生涩”。但它们和成熟导演的作品还有所不同,“能从作品中看出青年导演的勇气和独特的想法。”


《综艺报》:如何打造历久弥新的电影?


施南生:拍电影不能跟随当下潮流,因为等电影制作完,流行的内容就发生变化。不论影片是什么题材类型,只要故事、人物打动观众内容,其他方面影响并不大。50年前的经典影片在当下魅力依旧。例如我和徐克创立电影工作室的第一部作品《上海之夜》,现在看技术很粗糙,但依然有观影需求,三年前日本和法国公司向我购买本片版权。


《综艺报》:当下,青年影人相对知名导演在融资方面较为困难,你如何看待资本与青年影人之间的关系?


施南生:青年制片人面对融资难问题时,首先要做好电影项目根本——剧本。因为会出现青年影人认为自己剧本很棒,但外人并不喜欢这个故事的现象。好剧本才能吸引到好导演、好演员。国外有很多这种例子,知名演员看到好剧本只收取极少数报酬。同时,我也要奉劝投资人,电影不是具备大咖班底就一定是好电影,而要培养发掘好剧本的能力及品味。投资青年影人的项目,如果获得回报,那是比投资大项目更有成就感的事情。


《综艺报》:你如何看待“天价鲜肉”演员现象?


施南生:我之前与很多青年演员合作过,例如吴亦凡、马思纯等。他们作为演员非常专业,虽然经验不多,但都很努力学习。“鲜肉们”受大众欢迎,因此片酬高也无可厚非。但必须要符合演员的专业标准,如果能力达不到,那就是不健康的业态。另外,我在选择演员时,并不会考虑年龄等因素,合适影片才最重要。


专访亚新奖评委赵德胤:超越好莱坞没有意义

文/杜迈南


在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缅甸华裔导演赵德胤担任亚洲新人奖评委。在缅甸出生成长的他,早年来到台湾发展,从电影短片开始投入电影创作,其作品始终关注底层人士,用镜头为在异乡漂泊的华人发声。电影节期间,《综艺报》就新导演生存现状、国际电影发展等问题对赵德胤进行了独家专访。


摄影/王琳


《综艺报》:你作为亚新奖评委,对影片的评判标准是什么?


赵德胤:除了电影的故事性之外,我更关注故事和导演本人之间的微妙化学反应。中国那么大,我们在这次的新人导演的作品里看到了许多不同的方言。一些展现边境地区、不使用主流语言的题材,有着强烈的独特性。这种题材和导演之间的密切性非常高,不是这个导演可能还真拍不了。


《综艺报》:相比颜值和流量,演员的演技越来越被行业看中,但高片酬也倍受争议,你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赵德胤:在我看来,表演是艺术,有艺也有术。对演员来说,长相好看、有些表演天赋,是“艺”,但“术”的部分也很重要,演技就是“术”。电影和演员的职业生涯是一场马拉松,如果一个演员幸运的被行业和市场接纳,那接下来就该考虑如何在这个行业存活得更好。


《综艺报》:作为新人导演如何评价现在新人导演的生存环境?


赵德胤:现在华语电影市场发展火热,但如果新人导演第一部电影如果选择拍摄的作品不是主流叙事,或者可能不具有市场回收能力,生存其实还是比较困难的。现在主流的电影不缺资金投入,但一些文艺片却亟需支持。我也希望电影成为一件商品的同时,也能被当作是一件文化产品来看待。


但这几年新人导演的生存环境有所改善,可能有些新导演的第一部电影就能得到重金支持。因为现在市场热钱多,一些非专业的投资者可能无法分辨一部电影实际应该需要怎样的规模。大量的热钱涌入也让市场比较混乱。当然,我们作为导演最重要的还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好好研究电影。


《综艺报》:如何看待这几年国际电影市场的发展,让你感触比较深的变化是什么?


赵德胤:文艺片或者本土商业片走出国门都相对困难很多。在比较早期的时候,不管是台湾还是大陆导演执导的文艺电影,在国际电影节入选的机率比较高,因为那时候电影相对较少。像二十多年前的戛纳电影节,可能每年只有几百部电影报名,但现在会有上万部电影报名。整体数量太大,文艺电影就更难存活,也很难找到市场。


《综艺报》:华语电影“出海”面临的最大难题是什么?


赵德胤:现在华语电影的大部分力气花在商业电影上,但还没有做到世界性的商业电影,更多只是本土性的,所以一些在国内票房高的电影无法进入电影节。这是华语片“出海”面临的最大难题,这种情况下就算电影产量达到顶峰,也难以有效扩大文化影响。电影一方面要有全球共通的主题,一方面要运用有区别化的呈现手法保持本土的独特性。这其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也是个全球性的问题,除了好莱坞电影以外,其它国家的电影也很难卖到全球,不过亚洲范围内韩国电影和印度电影这些年还是取得一些突破。


《综艺报》:你认为印度电影突围成功,受到中国观众欢迎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赵德胤:印度的电影工业发展一直都很热络,他们一天可能就生产出上千部电影,本来就在东南亚很着很强的影响力。一些在中国受到欢迎的印度电影的故事背景大多有一种矛盾感,比如影片中涉及的贫富差距、两代教育等问题,可能会被大陆的观众所共鸣。


《综艺报》:如何评价中国电影市场近几年的发展?


赵德胤:我觉得中国电影市场越来越好,但是希望内容产品能够更加多元。很多电影人都在预测中国电影市场五到十年内会不会超越好莱坞,我其实觉得能不能超越不重要。可能市场上的表现很快就会超越,但还是要看内容本身有没有提升。

推荐阅读


专访金爵奖评委秦海璐:谈评选标准、流量明星、女性和青年导演发展状况


《向往的生活2》后期动画制作秘笈|干货


2018下半年待播好剧清单(附制作公司下半年完成剧、开机剧)

如需转载请在文章开头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更多资讯请登录手机版“综艺+”m.zongyiji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