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游戏攻略联盟

沈阿瑟|统万碑文

东吴野人沈阿瑟 2021-10-28 12:31:58

沈阿瑟|统万碑文

 

晋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公元407年到431年,在今天的陕甘宁(陕西,甘肃,宁夏)一带,,首任老大叫赫连勃勃。赫连勃勃是个匈奴人,身高八尺五寸,腰带十围,本是后秦皇帝姚兴的一个马仔,生逢乱世,南打北爬,东一榔头西一棒,最后拥兵自立,打游击数年,竟建起了一个弹丸小国:胡夏国。

 

公元413年,也就胡夏国建立之后的第六年,赫连勃勃征伐民众十余万众,在今天的陕西靖边县红墩涧乡白城子这个地方,筑起了一座坚城。而这个城市,其建造过程,相当的血腥和残忍,《资治通鉴》和《晋书·载记三十》都有详细的记载。

 

413年)夏王勃勃大赦 ,改元凤翔。以叱干阿利领将作大匠,发十万人筑都城于朔方水北、黑水之南。勃勃曰:朕方统一天下,君临万邦,宜名新城曰统万。”阿利性巧而残忍,蒸土筑城,锥入一寸,即杀作者而并筑之。勃勃以为忠,委任之。凡造兵器成,呈之,工人必有死者:射甲不入则斩弓人,入则斩甲匠。……凡杀工匠数千,由是器物皆精利。(见《资治通鉴》一百一十六卷)

 

你看,这个土八路赫连勃勃生性残暴。草菅人命、动辄杀戮是他的爱好。帮助筑城的苦力,凡是石灰混凝土做得不坚固的,只要“锥子能进入一寸”,施工者就要被杀头并筑在城墙里面。做弓的人,只要弓箭不能射入盾甲,就要被斩首;而能射入盾甲的,则做盾甲的人要被砍头。他还经常自立城头,手执弓剑,见不顺眼者,辄杀之;臣下进谏,视为诽谤,先割舌头而后杀头;文武百官胆敢侧眼看他的,凿出眼珠;胆敢随便发笑的,用刀豁开嘴唇。汉族的仕人去归附他,对他毕恭毕敬的,他就说“你不能平等地对待我”而杀对方,而如果对方显示了平等的姿态去觐见他,他又说“朕现在是老大了怎么你没大没小的?”而又要杀了对方。

 

赫连勃勃的残暴,连当时的北魏皇帝拓跋焘也看不下去了。拓跋焘说:“巴掌大的小国,竟把人民奴役到这种程度,要想不亡,怎么能够!”

 

初,夏世祖性豪侈,筑统万城,高十仞,基厚三十步,上广十步,宫墙高五仞,其坚可以厉刀斧。台榭壮大,皆雕镂图画,被以绮绣,穷极文采。(阿瑟注:指拓跋焘)顾谓左右曰:“蕞尔国而用民如此,欲不亡,得乎!” (见《资治通鉴》一百二十卷)

 

赫连勃勃公元425年病死,接班人你争我夺,相互砍杀。两个儿子先后各当了三两年皇帝,先后被虐杀,到公元431年,胡夏国最后寿终正寝,两代三位皇帝,终烟消而云散。

 

,当时的无耻无人,竟写了一个歌功颂德的《统万碑文》,把胡夏帝国描写得如此的美好,国家的领导人,是多么的英明、仁慈、智慧和勇敢,赫连勃勃,更是国家伟大的舵手、民族解放的救星。

 

十一长假,有朋友C君在陕西榆林靖边游玩,正现场踏看统万城的遗址,我写下此小文,以示襄助。

 

2017101日星期日,十一长假第一天,于浙江海宁

 

《统万碑文》原文:

 

夫庸大德盛者,必建不刊之业;道积庆隆者,必享无穷之祚。昔在陶唐,数钟厄运,我皇祖大禹以至圣之姿,当经纶之会,凿龙门面辟伊阙,疏三江而决九河,夷一元之穷灾,拯六合之沈溺,鸿绩侔于天地,神功迈于造化,故二仪降祉,三灵叶赞,揖让受终,光启有夏。传世二十,历载四百,贤辟相承,哲王继轨,徽猷冠于玄古,高范焕乎畴昔。而道无常夷,数或屯险,王桀不纲,网漏殷氏,用使金晖绝于中天,神辔辍于促路。然纯曜未渝,庆绵万祀,龙飞漠南,凤峙朔北。长辔远驭,则西罩昆山之外;密网遐张,则东亘沧海之表。爰始逮今,二千余载,虽三统迭制于崤、函,五德革运于伊、洛,秦、雍成篡杀之墟,周、豫为争夺之薮,而幽朔谧尔,主有常尊于上;海代晏然,物无异望于下。故能控弦之众百有余万,跃马长驱,鼓行秦、赵,使中原疲于奔命,诸夏不得高枕,为日久矣。是以偏师暂拟,泾阳摧隆周之锋;赫斯一奋,平阳挫汉祖之锐。虽霸王继踪,犹朝日之升扶桑;英豪接踵,若夕月之登濛汜。自开辟已来,未始闻也。非夫卜世与乾坤比长,鸿基与山岳齐固,孰能本枝于千叶,重光于万祀,履寒霜而逾荣,蒙重氛而弥耀者哉!

 

于是玄符告征,大猷有会,我皇诞命世之期,应天纵之运,仰协时来,俯顺时望。龙升北京,则义风盖于九区;凤翔天域,则威声格于八表。属奸雄鼎峙之秋,群凶岳立之际,昧旦临朝,日旰忘膳,运筹命将,举无遗策。亲御六戎,则有征无战。故伪秦以三世之资,丧魂于关、陇;河源望旗而委质,北虏钦风而纳款。德音著于柔服,威刑彰于伐叛,文教与武功并宣,俎豆与干戈俱运。五稔之间,道风弘著,暨乎七载而王猷允洽。乃远惟周文,启经始之基;近详山川,究形胜之地,遂营起都城,开建京邑。背名山而面洪流,左河津而右重塞。高隅隐日,崇墉际云,石郭天池,周绵千里。其为独守之形,险绝之状,固以远迈于咸阳,超美于周洛,若乃广五郊之义,尊七庙之制,崇左社之规,建右稷之礼,御太一以缮明堂,模帝坐而营路寝,阊阖披霄而山亭,象魏排虚而岳峙,华林灵沼,崇台秘室,通房连阁,驰道苑园,可以阴映万邦,光覆四海,莫不郁然并建,森然毕备,若紫微之带皇穹,阆风之跨后土。然宰司鼎臣,群黎士庶,佥以为重威之式,有阙前王。于是延王尔之奇工,命班输之妙匠,搜文梓于邓林,采绣石于恆岳,九域贡以金银,八方献其瑰宝,亲运神奇,参制规矩,营离宫于露寝之南,起别殿于永安之北。高构千寻,崇基万仞。玄栋镂榥,若腾虹之扬眉;飞檐舒咢,似翔鹏之矫翼。二序启矣,而五时之坐开;四隅陈设,而一御之位建。温宫胶葛,凉殿峥嵘,络以隋珠,綷以金镜,虽曦望互升于表,而中无昼夜之殊;阴阳迭更于外,而内无寒暑之别。故善目者不能为其名,博辩者不能究其称,斯盖神明之所规模,非人工之所经制。若乃寻名以求类,踪状以效真,据质以究名,形疑妙出,虽如来、须弥之宝塔,帝释、忉利之神宫,尚未足以喻其丽,方其饰矣。

 

昔周宣考室而咏于诗人,閟宫有侐而颂声是作。况乃太微肇制,清都启建,轨一文昌,旧章唯始,咸秩百神,宾享万国,群生开其耳目,天下咏其来苏,亦何得不播之管弦,刊之金石哉!乃树铭都邑,敷赞硕美,俾皇风振于来叶,圣庸垂乎不朽。其辞曰:

 

于赫灵祚,配乾比隆。巍巍大禹,堂堂圣功。仁被苍生,德格玄穹。帝锡玄珪,揖让受终。哲王继轨,光阐徽风。道无常夷,数或不竞。金精南迈,天辉北映。灵祉逾昌,世叶弥盛。惟祖惟父,克广休命。如彼日月,连光接镜。玄符瑞德,乾运有归。诞钟我后,应图龙飞。落落神武,恢恢圣姿。名教内敷,群妖外夷。化光四表,威截九围。封畿之制,王者常经。乃延输尔,肇建帝京。土苞上壤,地跨胜形。庶人子来,不日而成。崇台霄峙,秀阙云亭。千榭连隅,万阁接屏。晃若晨曦,昭若列星。离宫既作,别宇云施。爰构崇明,仰准乾仪。悬薨风阅,飞轩云垂。温室嵯峨,层城参差。楹雕虬兽,节镂龙螭。莹以宝璞,饰以珍奇。称因褒著,名由实扬。伟哉皇室,盛矣厥章!义高灵台,美隆未央。迈轨三五,贻则霸王。永世垂节,亿载弥光。


我的原微信公众平台号已经被销号,新公号是东吴野人沈阿瑟”,欢迎垂注。烦请长按下面的第1个二维码,是在下的新微信公众号,即可关注。近来,看到一些微信公众平台号纷纷被不见,看来俺也得未雨绸缪。积攒了一些关注者,谢谢大家的美意。如蒙不弃,欢迎加俺私号arthurshen99- 可作防失联之用(长按下面的第2个二维码)。加满为止,再次感谢。


根据苹果公司规定,微信iOS版赞赏功能关闭,使用苹果手机的读者,如果愿意赞赏,请长按上面的这个二维码,谢谢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进入在下实业工厂的微店“沈阿瑟的包包”,所售包包皆为自家生产,以工厂出厂价销售。好皮包,阿瑟造~ ~ 瑟包一打开,好事自然来~ ~ ~ 感谢您的友情支持!